男性成为人类高质量“笑料”了吗?

发布日期:2021-09-14 11:08   来源:未知   阅读:

  直男癌、普却信、大猪蹄子……在整个互联网上,男性越来越频繁地受到嘲笑和讨伐,似乎任何人都能踩上一脚。

  自诩智力高、身体素质好;反复强调自己可以为女性提供财务支持,购买奢侈品;谈及尊重女性话题时,将之解释为实现彼此的“利益释放”。

  “直男癌”最早指的是那些坚持传统的父权制价值观,具有明显大男子主义的男异性恋者。

  它可以用来调侃男生不解风情;也可以用来吐槽男生说话不算数;更可以用来鄙视一些渣男,追求时殷勤周到,到手后各种山盟海誓皆成空。

  不是所有的男性都有“审美缺乏症”,但搜索男性审美,关联词条永远都是奇葩、迷惑这类不友好的词汇。

  尤其是去年年底随着丁真出圈而到来的那场PK——“我和丁线%的人觉得丁真没有自己帅。

  在这之后,社区内又有人发帖:“难道线%的老哥觉得自己比丁线%的人持肯定意见。

  在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脱口秀演员Norah说:“那些网上的短视频会告诉女生,你要又盐又甜又酷又辣,简单一句话,你要色香味俱全,而你知道男生要变好看要做什么吗?只要干净就行。”

  漫画里年轻姑娘和保洁阿姨眼神一对,就得出了“只知道玩游戏”“不做家务”“敷衍女朋友问题”的男人都是垃圾的结论,然后狠狠地把他们摔进垃圾桶。

  在“是否存在越来越多的女性鄙视直男的现象?如果是,原因是什么?”这条问题下面,有一个获得4万赞的匿名回答。“即使你们再抹黑我们直男,也不能改变我们是社会最重要支柱的事实!”

  但国际调研机构 Ipsos与伦敦国王学院国际妇女全球女性领导力研究所在2020年的调查却显示,超过半数(55%)的男性认为在自己的国家平权已经做得足够多了,而女性认同的比例则为42%。

  最典型的就是对女性身材、容貌的评价,他们试图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得到的却是女性的厌恶。

  《2021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当前中国职场女性整体收入较男性低12%,这一差距已经同比收窄5个百分点,且分化程度连续两年下降。

  于是,在颜值经济下,“男色凝视”当道;品牌围绕着性别话题打出各种口号;在直播间,当李佳琦号召“所有女生”为身边男性买一份护肤品时,得到的是“过过过,他不配”。“百货商店成为公共空间性别化的一个典型例子,在这个公共空间里,许多男人觉得自己渺小,无助,格格不入。”(芮塔·菲尔斯基)

  资本甚至直白地总结出了一条市场价值鄙视链——少女>孩子>少妇>老人>狗>男人。

  大数据会根据人们自身的偏好对各种信息进行改编、拼补,并依据不同平台的特点整合信息形成同类意见场。

  “直男癌”、“大猪蹄子”、“高质量男性”等各种对男性不友好的信息频频出现,长此以往便形成了今天的局面——男性似乎成为了当今社交网络中的一个“笑料”。

  当“嘲讽直男”成为一种网络风潮时,很多男性认为自己遭受到了歧视。重活累活都是男人做的,为什么要说我们?

  他说:“男性承担大部分危险工作,这是长久以来男性对女性赋予的柔弱属性造成的;男性抚养家庭,这是长久以来男性将女性置于经济上的不利地位造成的。”女性有自己的能力,但由于她的能力长期受到歧视和限制,所以她们做的社会贡献减少,社会福利也就相应减少。

  因为在目前阶段,他们没有感受到差异,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感到不公的大部分是较年轻的男性,而男女差距在中年之后才会迅速扩大。文化是一种整体、平均的东西,他们还未经历这个时期,所以他们对这样的社会结构体会不真切,只感受到了自己被嘲讽这一现象。

  更致命的是,女性的嘲讽是建立在消费主义之上的,这种优势的获得并不值得庆祝。

  消费主义只负责制造需求,它“解救”的只是部分有消费力的女性,更多的女性则困于消费。而且由于这种消费主义的存在,女性可能要承担隐形的“粉红税”,即同样的商品会对女性开出更高的价格。

  虽然商家的刻意迎合的确让女人的利益在公共领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与此同时却掩盖了背后的问题。

  一个社会如果对女性的外表有着极端的要求,那这样的社会无一例外都是性别歧视社会。因为这说明这个社会除了外貌以外,并不太重视她身上的其他特质。香港118kj开奖直播直播